维拉子妍 《重生之臣服》妍骨 ^第5章^ 最新更新:2016

开端

场内拍的是林维和女一张婵进行的感情镜头。林维一身锦白色的长衫,外面披的貂皮披风。淡青色的玉冠,把墨色的长发束起来,衬的这人长身玉立,气质出尘,他站在城墙旁等着,似乎站成了一樽雕像。

朔风掠起他墨色的长发,像是淋漓了一场好墨。露出俊美如仙的一张脸。

张婵才姗姗来迟,她衣袂飞扬的厉害,一双眼睛红着,说不出的楚楚动人。

林维不等人走近,急促的上前几步,一把把单薄的张婵拥在怀里,镜头对着他的脸。

他的眼睛瞬间也红了,多了份泫然欲泣,眼神里多了份缱绻深情。他颤抖着自己搂紧怀中人的手臂,蠕动了好几下唇,才说出话:“我…我还以为你不来了。”

镜头一转,张婵从他怀中挣脱开,他们面对面站着,张婵的眼泪就这么出来了,声音带着些嘶哑,唇张了几回,什么都说不出口。

林维的眼睛里,欣喜和小心翼翼蔓延了整眼,赶紧解下自己的披风,温柔的给女主披上,女主流着泪挣扎,林维不为所动,硬是给她系好了披风。

女主的眼泪出来的更凶,没了什么楚楚动人的形象,沙哑的嗓子大声道:“我来就是和你说一声,我走不了了。我走不了了!”

镜头给林维一个特写,林维愣住了,满含深情的眼睛里,突然溢出一滴泪。情绪正好,大家都看的入迷,导演来不及叫好,林维的鼻涕也就这么出来了。

场内众人“噗嗤”一声全都笑开了。连梨花带雨的张婵都笑喷了。萧楚安站在墙角,因为林维的戏入迷的团紧的手都松开了。跟着哈哈笑起来,一摸一手心的汗。

林维的助理赶紧跑过去,递过去了衣服和纸。林维朝着导演走了过来,和大家笑着闹了几句。坐到了导演和萧楚安中间,仰着头问萧楚安自己演的怎么样。

萧楚安仔仔细细瞅着那人裁的精心的鬓角,带了丝笑意:“林哥演的特别棒。”

林维一脸受用:“就喜欢你这小嘴,哈哈哈。”说着又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

导演调笑道:“哎,我说林维你行吗?这局吹风的戏,张婵看你流鼻涕,下一场下水,你可不要喷妍妍脸上呐!”

女二号刘妍妍怨念的瞄了一眼导演,哼一声开玩笑:“导演最讨厌了,林哥,你可千万别听导演的。”

林维哈哈一笑:“那必须的,我可是个怜香惜玉的人。”

这时候,一直在旁边沉默坐着的萧楚安开了腔:“导演,林哥,下水的戏要不我替吧。林哥你都感冒了。”

导演挑了下眉,没说话,把决定权交给了林维。林维心里蓦然一股热流,四肢逗舒展开了一样,出口拒绝:“不用不用,还得在水里拍镜头,你多穿点在岸上好好看就行了。”

导演开玩笑:“林维宝刀未老。”

“宝刀还未出鞘好吗?哈哈,我正值狼虎之年呢。”加重了狼虎,笑着看了看看他们开玩笑的萧楚安。

第二场戏果真是下水,为了效果。林维下的是冷水,和他一起下凉水的是刘妍妍,姑娘家还没等下水,在室内用保鲜膜给自己包了个饺子。导演也让林维包一下,林维是个男的,不好意思这么叽叽歪歪的。拒绝了。

然后林维就下了这么一趟水,上了案又拍了几场,他还以为自己厉害着呢,结果就这么不到十分钟的帅,林维的感冒更加严重了。

感冒让林维有点浑浑噩噩的,说话都有点不利索,卡了好几回,导演也挺体谅他,没骂。毕竟感冒,林维又有什么办法,还是拖着继续拍呗。

到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,林维就看到自己的桌子旁放了两盒感冒药。桌子上,还多了一碗姜糖汤。防感冒的。

林维开始的时候以为是自己的助理准备的呢,也就不客气的笑纳了。等到第二天的时候,导演夸萧楚安的时候,林维才反应过来,这些东西,是萧楚安弄的,一人有一碗姜汤。

林维从人缝里,看着有些害羞的萧楚安,突然间自己的心,就熨熨帖帖的,好像盛满了一壶热茶。那壶茶,温度适中的烫着林维冰冷了许久的心。

这部戏很快就杀青了。杀青宴上大家兴致都很高,尤其是导演,拉着所有的男性成员喝酒。把众男喝的晕头转向的。边大着舌头吹牛,边告饶。

林维酒量还是不错的,但是抵不过众人一杯一杯的敬。喝了一阵不仅上了脸,头也昬了。

萧楚安和一众工作人员坐在一起,倒是没多喝。林维眼尖,一眼看见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发呆的萧楚安,拖着喝的瘫软的身子亲自跑过去拉起萧楚安就往他们那桌子跑。

帕克斯顿2009mv西拉子_维拉子妍_西拉子干红葡萄酒价格

拉回来导演开玩笑:“林维,你拍文戏不行,让小萧替你。莫不是喝酒也不行,也得小萧替吧。”

张婵在那捂着嘴乐,一把拉扯着萧楚安:“来来来,来姐姐这里。姐姐可是千杯不倒,用不着你来挡。”

林维哪能让张婵把人拉过去,手上一用力,萧楚安跌坐在他旁边。好死不死的压了他半张腿。

“啊哎……”大家明显看见了这一场面,齐齐叫唤着起哄。

萧楚安毕竟年少单纯,无可抑制的红了一张嫩脸。林维喝上了头,神智却没多混沌。扯着萧楚安往旁边放着。眼神迷离的看着众人。

又倒满了一杯酒,对着导演说:“导演啊,这几个月拍戏我们可是又苦有乐,但是合作很是愉快呀,”众人哈哈笑着一起附和。

“要是再有什么新戏,可不要忘记联系我们。”

导演面色赤红如虾,意外的比以往好说话多了。哈哈一笑,接过了酒。瞪着一双迷离的眼,笑道:“那行,林维啊,圈里劳模,演技不错。这回戏请你请对了。

张婵呀,长得漂亮,入戏快。开始以为你是花瓶呢。没想到请到了个古董,值!

刘妍妍啊,妍妍你戏路宽,但是演技,可得继续努力啊。

帕克斯顿2009mv西拉子_西拉子干红葡萄酒价格_维拉子妍

……”大家没想到导演对每个人都这么上心。心里当下一股暖流,齐齐的点着头。心里酸酸的,才终于多了点杀青的感觉。

导演眼神一转,看到了安安静静坐着的萧楚安,继续道:“小萧啊,小萧是个认真细致的人,肯学,又有才。下回有角色一定预定给你一个。”

林维捏了下萧楚安的手,萧楚安才回过神道谢,林维这才哈哈笑着:“那必须的维拉子妍,我下回要是有新戏,有角色演我弟什么的,也肯定联系小萧。”

众人都笑了。这顿饭吃的很是开心热闹。

萧楚安看出了林维拉他过去,是为了混脸熟。说话什么的,也是为了让导演什么的记住他,下回可以用他。

他嘴笨,不是舌灿莲花的类型,给众人道谢的时候,就可见一斑,想给林维道谢,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只能微微严肃着看着喝得三三二二的林维,又看看同样喝的不少的他的助理,在散场的时候道:“林哥住在哪里?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小助理赶紧摇摇晃晃的过来:“萧…萧哥,还是我来吧。”

萧楚安哪能放心,拉了一把,定住了小助理的身形,嘱咐着:“你去打车回去吧。林哥我送。”小助理拗不过他,又真的怕出什么事儿,点了点头。

林维很久没这么放开喝酒,真的喝多了。喝的迷瞪着呢。恍恍惚惚的觉察有人把他扶上了车。轻手轻脚的放在了座上,给他系好了安全带。林维还以为是助理,大着舌头:“小赵啊,不…错哦,工作有进步。学会…轻拿轻放了…”说着就不省人事了。

西拉子干红葡萄酒价格_帕克斯顿2009mv西拉子_维拉子妍

萧楚安在前面悄无声息的笑了笑,被这人娱乐了一把:轻拿轻放。这人是把自己当成瓶瓶罐罐了?随意眉头又耷拉了下来,林维对他很好,好到让他心里都有点不确定起来了。

但是……他对别人好像也是这么好的吧…可萧楚安回想回想,还是感觉很不一样。他有点疑惑,有点茫然的想东想西。

然后车到了某条减速带前维拉子妍,也没看见。车颠了一下。

“哇”……的一声,旁边的人吐了自己一裤子和他一羽绒服。车厢里瞬间充满了酒臭味。那人睁开眼茫然四顾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心安理得的睡了过去。

萧楚安看着自己身上的东西,和脏脏的车厢,有点洁癖的他,内心是崩溃的。看林维又睡熟了,不敢开窗户,怕让风顶着这人,没办法,只能一面忍着,一面把车开的飞快。

好不容易终于停在了萧楚安的小区里,林维第一件事就是把萧楚安身上的吐的羽绒服收拾了起来。

冰天雪地里这人里面就穿了件T恤,萧楚安目睹他冻的瑟缩了一下。叹了口气,只好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他裹上。半拉半抱的把这人扭送到了电梯。还好夜深了,电梯里并没有什么人。

要不然被偷拍了,林维和萧楚安两个人都别想混了。

插入书签

0
分享到:

评论0

请先